沙……沙墟

嗷嗷叫啊

【顾昀】第四封家书

来世还是一条沙雕辞:

·是未拆开的第四封家书。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发刀致歉。
·没有修文,试发,欢迎找我讨论修改。


—————————————————————


「长庚亲启」


仔细算来,不见已八月有余。江南不比西北,你以往来过,也应知晓,此地湿暖,正月刚至总是细雨连绵,着实体会了一把烟雨氤氲之感。只是经年仅独我一人欣赏,与行军一伍并肩,煞了好风景。而今夕不同,思及心中有牵挂之人,也不是百无聊赖。这雨没法赠你,你且当这纸笔被雨沾染,夹杂江南春色好风景染香至你处。


掐指一算,侯府此刻想是春梅已开,怕是又要错过,你大可剪去欣赏,留一抹艳色,或许此后有人可从你眼中寻得也说不准。偌大侯府空荡,我因战乱无暇打理,此刻你大抵也心神放松许多,不妨种些花草。若是不知如何栽种,不妨时常请教陈姑娘,药草花草总有相性之处。


说到两江之战,本不欲在与你私信中提及,但想来实在是有趣,着实想分享。西洋那群洋鬼子狼狈不堪,屁滚尿流,我大梁水军今非昔比,陆上驰骋,水中亦是。不知是那西洋猴子以为自己勇猛无敌懈怠操练,还是我顾昀的名号一出就让他们两腿发软。主帅那老东西早已不是我对手,我辈依旧是使美人计即可退敌的西北一枝花。不过这枝花今已归予殿下,不知折煞多少旁人,殿下小心别被那满城姑娘的眼刀给伤着。不过想来殿下武艺高超也不会有甚的损失,以一敌百不是问题。


再说那西洋猴子贪生怕死,怕是从小没被好好教导过,不像侯府中人懂得治兵之道,没个勤勤恳恳日夜操劳的好师父。总之细碎事你大可去问沈易,他坐岸上观局大抵是更为清楚,我身在战局中纵有眼观八方之能也不可面面俱到。此次收复江南季平也收获颇多,你可与他分享一二,有甚么不懂之处直接问他。


我那割风刃久战磨损,刀锋有些钝了,已送回灵柩院修复,上面刻了名儿,你有空时替我拿一下,随身多年有了感情,拿错唯你是问。


想问问你身上那乌尔骨怎样了,又想到陈姑娘身负神医之名,也不多过问。你且安心治病,好活个长命百岁,看我大梁如何走向盛世。大梁的气数站在你身后。


忽而想起以往大帅的话,还是得承认他说的不错。为将者,若能死于山河,也算平生大幸了。为大梁战死乃是我顾昀一世荣幸,奈何凭生你这牵挂,还想你拉我一辈子衣角,护你安康。可你也知道人世中有太多不幸与憾事,不必太过看重,你心里知晓便可。你说你想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不必死守边关,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有尊严的活,我在等,一直在等。


你从未让我失望过。


护国寺那秃驴你得空替我拜访吧,无空也无所谓,不去也无妨,你当我无聊顺口一提。我还未与你共往那地儿,想到当年你生闷气去找秃驴我就心肝气极。


上次提及有一私愿...年纪大了,忘了。


长庚,大梁境内无数奇珍异宝,多的是你没见过的。这话说的太满了,或是说四海之内多的是你未见的,多走走,多跑跑。待这次收复后我大抵就要过上养老的清闲日子了,遛鸟也是乐子,四处游走也是乐子,不必急于寻我,若你乐意且当做情趣,不知何时重逢何地重逢也满是欢喜。


当年你还是个小毛孩儿,可怜的打紧,转眼也成一方顶梁柱了,叹声光阴流逝,可悲可泣,却也可喜可贺。长庚,我没给你留下什么,也是头回爱人,不知该如何才是好,只觉带你回来是我此生大幸,足以弥补一切失魂落魄的空洞。望你领我心意,安康一生。


臣顾昀,愿为殿下所向披靡。
天涯海角,有义父护你。义父护不住,也会有千万人爱你。有人爱你,有人真心待你,不必担心。


愿笛声飘江北,寄盏清酒照汝面。
来世只念共一醉,盛世有汝作伴。


江南花开,莫失本心。


顾昀


—————————————————————
end.
执笔/萧辞


其实很多地方都说的很隐晦。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

评论

热度(483)

  1. Lu_Yuzu引觞满酌 转载了此文字
  2. 会发光的猪笼草引觞满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