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墟

嗷嗷叫啊

【瓶邪】喜欢的魔法

锦鲤系男子明叶。:

是鸭鸭 @Ayoooo 的这张"魔法少年小吴"
锦鲤也想要喜欢的魔法~🙌
 
 
 
 
魔法不是个简单事儿。
 
有年长的法师常常将这么一句话挂在嘴边:不是你选择了魔法,而是魔法选择了你。
 
事实也正如此。学习魔法,七分看努力,三分看天赋。别瞧努力占了七分,那三分天赋通常才是最为重要的,没有丝毫魔法天赋的人,就算再勤奋刻苦,也永远无法掌握魔法的奥秘。
 
而显然吴邪是被选中的幸运儿。金色丝线由他指尖哗哗抽出,拥有自我意识般很快往食指缠绕一圈接一圈,等裹满了整根手指,再沙啦一下倏尔化作星光消散。随即他将指尖往桌面课本随意一点,那被赋予了神奇咒术的纸张忽地唰啦啦翻动起来,逐渐漂浮起来停在半空,啪嗒啪嗒扑腾几下竟长出纸质的脑袋和脚,除了模样有点奇怪倒也没什么特别问题。
 
魔法在吴邪手心跃动,灵活自如。“鸟儿”以书页作翅膀在教室来去扑棱一大圈后,被施法者一声哨音唤回,乖巧地降落在桌面,同样的食指再朝那东西点一下,不多时书本又恢复原先模样静躺在桌面一动不动。
 
——只是打发时间的无聊之举。
 
作为魔法世家之一吴家的独苗苗,吴邪很好地遗传了家族的魔法天赋,学习感悟各种法术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像方才那种程度的就只消动动手指,轻轻松松。
 
吴邪坐在教室靠窗位置,等待什么,两手交叠着托起下巴,瞄一眼桌面被复原的书本,再转眸视线斜斜送往外边。穿过透明窗户能看见点缀碧蓝天幕的一颗明晃太阳,仅有稀拉几片薄云浮游在空中,被风稍微一吹大约就要如蓬松的蒲公英般四散开来。天色透亮,是个大晴日。
 
教室内空荡荡,静得连根针掉在地面都能清楚听见。等下是一门室外课,学生们都先一步往指定地点赶去,只有他还迟迟没有动身。
 
时间差不多了,吴邪扭头,目光小心地在周围扫视一圈,应该是没有人还在了……
 
他眼睛内有光一划而过,随即摸出随身携带的小法杖,口中念念有词……正主登场,是细细碎碎的连串的咒文,随着人的吟唱而聚集起来漂浮在半空,围绕成圈,散发金色光芒。在最后一个音落定时,成串符文表面的光骤然一亮,转眼间消失不见。
 
屏息等待几秒,魔法开始生效。狂风骤起,呼啦呼啦吹得树木东歪西倒,乌云浪涌而至层层叠叠堆积在学院头顶,将方才还在泼洒光芒的太阳淹没了,外头的天顷刻间就变换脸色,阴沉得不像样。
 
闪电劈过,隐隐有雷声自远处传来。雨点开始啪嗒啪嗒往下头砸落。
 
成功了。
 
是降雨的法术,这样一来室外课就不得不取消。吴邪将视线从外头招回来,心情愉悦几分……也没什么特殊原因,室外课通常会很累,他单纯的不想去罢了。
 
注意力回到眼前,还来不及为此而感到进一步的高兴,不知何时教室门口多出了抹黑影……吴邪随之一怔,心嘀咕了声不好,难道他的小动作被发现啦?
 
他眨眨眼,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张起灵。
 
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又松缓,幸好幸好……吴邪把食指竖贴于唇前,狡黠地冲人比了个“嘘——”
 
可别告诉其他人呀。
 
张起灵神色平静一如既往,面对吴邪这番举动倒也没什么特别反应,不作声,算默许了人的请求,才接着迈入教室里。
 
“小哥你怎么还没走?”
 
吴邪歪了脑袋,像张起灵这种优等生应该早早出发才对吧,怎么现在还在?不过想想,他又粲然一笑:“幸好你没去,去了也得回来。”
 
张起灵在吴邪身旁座位坐下,眼底没掀什么波澜,声线冷清平稳表示本来准备走了,只是没在同行学生里看到吴邪的身影,便回教室来找找他。
 
——而现在看来,也不必再动身。
 
吴邪“哦哦”应人两声,笑盈盈的,就将目光悉数捎去张起灵身上。
 
明明都穿着同样一身学院服,张起灵给他的感觉却与其他人大不相同,扬眸看,那张俊脸通常没挂什么表情,黑白分明的眼内似盛了一湾无波的潭,触上水面后连最轻巧的羽毛都会沉底,什么也望不见,招来莫名的神秘感。或许这家伙真的很适合当魔法师……面无表情施咒的魔法师,多酷呀。
 
觉察到吴邪的视线,张起灵也转过来,迎上那道明亮的眼。他没说话,任吴邪看了个够。
 
将那张脸仔仔细细再于脑内描摹一遍,少年才满意地收回眸光。随后脑袋内有点子一闪而过,经由片刻思索,他那小魔法棒在人面前晃了晃:“我新学了个法术,小哥看好了啊,给你演示一下。”
 
张起灵“嗯”一声,目光随之转移,附在法杖上,等待他下一步动作。
 
吴邪总能翻出许多课堂外的奇奇怪怪法术,像方才的降雨便是,按理说那些魔法对初级学者而言还有些困难、是不能被很好驾驭的,但同身处魔法世家的张起灵清楚吴邪的天赋有多好,如果吴邪把心更多一点放在学习上,其实会比现在还要优秀许多。
 
张起灵没有说话。这次会是什么?
 
吴邪法杖一扬,尖端逐渐聚集起金光,咒文吟唱片刻,有晶亮的光开始在张起灵周身漂浮,如同悬挂天穹的繁星一般轻飘飘的。张起灵耐心等待。而吴邪再次动了,那细细的魔法棒牵引星光,发亮尖端忽然直直点在张起灵胸口……
一瞬间就正中靶心。
 
 
“——怎么样,有变得更喜欢我一点吗?”
 
 
张起灵微微一怔。
 
奇异的感觉于心底升起……是,喜欢的魔法?
 
不……待思绪回缓过来,除了普通的星光咒术,张起灵是没有感觉到其他的魔法波动的,也就是说,吴邪并没有施放所谓新法术。眼下的只是一个玩闹般的小小把戏。
 
回味片刻,张起灵觉了几分好笑,没有揭穿他,反而应道:“嗯。”
 
随即吴邪弯了眼睛:“怎么可能,骗你的,我明明什么法术都没放。”
 
张起灵分明比他还要厉害,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吴邪猜到,这家伙只是随便配合一下自己罢了。
 
沉吟片刻,张起灵却表示,他其实会这个法术的,问吴邪要不要试试?
 
哈?真的有啊……这回轮到吴邪惊奇了,他刚刚就随便逗一逗人,信口瞎扯的,没想到对方还真的会?
 
那当然要试试了。
 
吴邪的眼睛填入些许好奇与期待,点点脑袋。
 
张起灵说好。
 
 
喜欢的魔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有一点忐忑,心跳怦怦,身体内某个地方像被柔软羽毛挠痒痒,酥软一片,逐渐蔓延全身。是这样的吗?
 
不可思议。
 
 
张起灵没有吟咒,没有施放什么特别的术,他仅仅是贴近了些,对着少年那张脸吻了下去。
 
温暖柔软的触感于此绽放,吴邪的呼吸倏尔一顿。随后,那些星光好似尽数涌入了他的眸内,撒一大把明亮。
 
这是哪门子的犯规操作……?
 
脑子里所有法术咒文此刻通通化为空白一片,一时间吴邪忘记了思考。心跳声清晰敲打耳膜,能感受到的是属于对方的温热呼吸,穿透皮肤渗入体内,在心窝里头停驻,酥酥痒痒。
 
而难得一见,张起灵原本无波的眼好像也掀了片缕波澜。
 
 
怦,怦……大约是魔法奏效的反应。
 
“……”
 
 
太狡猾了。
 
 
真的是喜欢的魔法啊。
 
 
 
 
  

评论

热度(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