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墟

嗷嗷叫啊

【轰出】【小糖饼】七年之痒 一发完

deku是世界的珍宝:

☆原著背景,私设有




☆轰出only




☆两个人成为职业英雄结婚七年后




☆大型ooc预警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结婚七年了。




但是绿谷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迎来七年之痒的这一天。




毕竟在外人面前的冷酷英雄焦冻在他面前一直都是一个黏人黏到不可思议的撒娇系爱人。




但是最近,这个状况改变了。




轰焦冻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看着正在做早饭的绿谷淡淡地道了一声“早”,就去浴室洗漱了。




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绿谷有点伤心。




以前的轰君起码会抱着他的腰面无表情地撒半个小时的娇才能被他赶去浴室。




绿谷叹了一口气,赌气地把太阳蛋翻了一个面。




哼,你不黏我,我就不给你煎你最喜欢的单面荷包蛋。




洗漱出来的轰焦冻微妙地发现今天所有的食物都有点焦。




而且煎蛋也不是他最喜欢的单面太阳蛋。




轰焦冻有点难过。




他冷酷地一筷子戳破了太阳蛋表示自己的不满。




明明他最近超听话,为什么待遇反而变差了?




英雄焦冻很委屈。




他已经连续一周没有黏在绿谷身上看他做早饭了,他感觉他要窒息了。




绿谷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煎出来的蛋被对面的爱人一筷子戳破,更加伤心了。




轰君一定是七年之痒了!




他连我煎的蛋都不珍惜了!




安德瓦事务所的其他英雄们发现轰焦冻今天的心情不太好。




虽然脸上还是那副表情......




但是......




他们沉默地看着一个小偷被巡逻的轰焦冻全身冰冻起来,在心里面下了确定的结论。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已经是第三个被做成人型冰雕的坏人了。




一起巡逻的小哥干笑着拍了拍轰焦冻的肩膀。




“那个,焦冻,作为英雄是不能够让私人的情绪影响到工作哦,你心情不太好吗?”




ball ball您快恢复过来吧好吗!警察过来只能装冰雕事务所是会被投诉的!!




而且您为什么要把每一个冰雕做成荷包蛋的形状啊!!警察看过来的目光超级诡异啊喂!




轰焦冻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散发着冷气的手。




“很不好意思,是一些家里面的事情,我会控制住自己的。”




小哥看着又一次被轰焦冻冻成荷包蛋的冰雕坏人欲哭无泪。




到底是多大的事情啊!!为什么现在都还控制不住自己啊!




deku英雄是把您的蛋打爆了吗?!这么大的执念!!






绿谷出久回到家,发现轰焦冻果然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




他更加生气了。




以前都会帮着我一起做饭的,虽然帮不了什么忙,最后还会在厨房做起厨师来,但是最近完全不管不问了!




是变成了电视剧里那种什么事情都让老婆做的恶劣老公了吗?!




绿谷生气地冲进厨房,老老实实做起晚饭来。




做着做着他又觉得悲哀。




我也变成电视剧那种无论老公怎么恶劣都不愿意离婚的蠢货老婆了吗?




轰焦冻眼神渴望地望向厨房,他完全没注意自己已经看了一个小时的少儿频道了。




他盯着绿谷摆来摆去的腰眼睛都要绿了。




好想去厨房......不行,要控制住自己,上次在厨房把绿谷弄哭他半个月都没有理我。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握了个拳给自己打气。




要成为电视剧里那种什么都听老婆的模范老公啊,轰焦冻。








晚上一起睡觉。




绿谷看着轰焦冻背对自己的睡姿觉得自己简直能气哭。




连睡觉都不愿意看着我吗?!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你这个家伙睡前亲亲,抱抱,还有make love是一个都不能少的!




而且要是不给这三样,你就会抱着我一直喊我的名字撒娇,不愿意睡觉......




但是现在......




绿谷眼泪汪汪地转过了身子。




哼,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




背对着绿谷的轰焦冻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要是绿谷再不转过去,他就要控制不住了。








结婚七周年纪念日。




轰焦冻一大早就出门了,一直到中午都没有回来。




专门在这一天空出了时间,定好了餐厅的绿谷终于委屈到哭泣了。




他待在屋子一边哭一边看《回家的诱惑》,觉得自己就是女主本人了。




“呜呜呜轰君是渣男!”




轰焦冻突然回来了,他看着哭成一滩泥的绿谷慌得不行。




“绿谷,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爆豪刚刚来过了吗?我等下去和他打架!”




绿谷一巴掌拍开轰焦冻给他擦眼泪的手。




“欺负我的是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为什么最近......完全都不理我了呜呜呜”




本来想表现得十分硬气的绿谷在最后还是哭出了声来。




轰焦冻抱住自己怀里的老婆一脸迷惘。




“绿谷,不是你让我不要那么黏人的吗?”




绿谷抬头瞪大了眼睛凶轰焦冻。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轰焦冻一本正经。




“上次在床上我把你插哭的时......”




绿谷的脸猛然爆红了,他拿起抱枕捂住轰焦冻的脸。




“啊啊啊!!那种时候我说的话不能算数的!”




轰焦冻的声音穿过抱枕听起来有一点嗡嗡的。




“那,绿谷我可以继续黏着你吗?”




绿谷红着脸别过了头。




“可,可以的。”




轰焦冻拿开抱枕整个人把绿谷牢牢抱进了怀里,他把头放在绿谷肩膀上狠狠吸了一大口,喃喃自语道:




“就算你说不可以,我也忍不住了。”




“绿谷能量完全不足了。”




绿谷把整张脸埋入轰焦冻的怀里。




“可以的。”




“就算我下次再把你插哭也可以吗?”




“......就算这样,也可以。”




轰焦冻低低地笑了起来,他吻在绿谷露出来的脖子上。




“结婚七周年快乐,绿谷。”




绿谷害羞地把自己在轰焦冻的怀里埋得更深了。




“明,明天给你煎单面的太阳蛋!”




















































小可爱 @瓦莱丽德的点梗,我觉得我写轰出甜度比胜出高是怎么回事?




 这一定不是我的原因。

评论

热度(3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