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墟

嗷嗷叫啊

花式损人

大薯大:

——魏谦




“眼睛小怎么了,我们脸也小,牛眼大不大?长你那饼铛脸上照样是一线天。”


“闭嘴,那么多话,你嘴漏?”


“我乐意,你跟老母鸡似的瞎叫唤什么?要下蛋?”


“你家发生局部地震了?”


“熊老板,摸摸你的良心,告诉我它还在,没被狗叼走。”


“他没告诉你他本姓‘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当年雷峰塔就是他落地的时候砸倒的?”


“房梁也比你长成个大门板强——”


“嗯,挺合适的,监军多太监。”


“闺女你太丑了,我怕黄世仁看见你吓尿了裤子。”


“你个禽兽,拱人家好白菜能别挑眼皮底下的吗?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你闭眼干什么?你不会以为自己长成这幅熊样,我也有胃口亲得下去吧?”


“那谁知道——反正不是你,别紧张,你长得安全。”


“明天得给那俩小孩申请个诺贝尔奖。”


“丢人现眼专项奖。”


“我给你打的钱为什么都退回来?你不会伪装成黑奴去非法农庄干活了吧?”


“我说三哥,你快长点心吧。皮下肥肉都堆得够一人多厚了,夏天蚊子都不叮你——怕把嘴戳断了折在里头。”


“你刚吸完毒啊?这都什么形象?”


“博士我问你啊,咱今天例会的主题是梦游吗?”


“你,向后转,正步走吧。”


“车里有地方投胎吗?” 


“你他妈能轻点吗?杀猪啊!”


“厨房有菜刀,你自己剁一刀感受一下——这不是废话么?”


“这傻小子是谁?怎么跟个少年犯似的。”


“这么二的照片,你到底从哪找来的?魏小远,你也太有眼光了,就不能挑张好的吗?你整天随身带着这个……这个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是傻逼’四个大字的货,不怕别人看见笑话吗?”


“熊英俊,你是来我这野餐的吧?”


“妞儿,怎么又圆了一圈?咱可不能步你爸的后尘啊!”






——程潜




“师兄还是抄经去吧,练剑这种粗活我可不敢劳动您,怕您老人家闪了腰。”


“大师兄,‘衣带怎么系才能飘起来’这种大秘密就不必告知小弟了。”


“大师兄过谦了,就你这车队,嫁到宫里做娘娘的排场都够了。”


“哦,那大师兄每天晨课以身作则地睡觉,想必就不怕教坏我们了。”


“不, 我可能是个杀猪的。”


“我们有什么值得让人惦记的?掌门师兄的美色么?你们少自作多情一点吧。”


“哦,原来是这招,怪不得一直攻不攻守不守的,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鸡肋能干什么用,闹了半天是打完以后放花用的!”


“你早该秃了。”


“不用紧张,我就是想起了我们掌门师兄,他跟你爹有点像,哦,当然我是说想法差不多,我师兄还是有腰的。”


“当年我娘要生我小弟之前才叫喜怒无常,这没什么。”


“他想给我灌一个传承,正好我元神受损,一时承受不住……不是刚才那人说的什么狗屁反噬,除了使用禁术强提修为的蠢货,谁会被自己的元神反噬?”


“什么?那不就剩下我一个人让你折腾了么?我还是抓紧自我了断吧。”


“好让你把脑子吹干一点。”






——窦寻




“有些人智商总量本来就先天不足,就那么一点还老四处瞎分配,怪不得每次考的分换不了一壶醋。”


“……两次。加上这次就有三次了,你那错题本真适合练字。”


“这种题也能连错三次,你要是犬科动物,这样的智力水平可能都进不了马戏团。”


“该少说话的是你,你那点脑浆全变成唾沫了。”


“没了就是没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明白,你脑子过期了吗?”






——费渡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块地姓骆。”


“上司更年期真是人间惨剧之一,那这样吧,陶哥和那位漂亮的警花姐姐坐我车走,我送你们回市局,辛苦一天了,好歹坐个宽敞点的车伸伸腿。”


“行了,下回我躲着点那更年期还不行吗,你想开车还是想坐车?”


“不万能,那只是因为你钱不够多。”


“我养着一帮职业经理人,不是让他们耍嘴炮的。真是很感谢骆警官操心我的财务安全,其实大可不必,我就算把家底全扔了,剩下的零花钱放银行里拿利息,也比你一辈子工资多。”


“难得跟你们这种‘空巢老人’一样,百年难得一遇。”


“因为你那种觉得别人都瞎,就自己长了一双伦琴射线眼,就自己能看透一切的蠢样很讨厌。”


“怎么了?你终于发觉当警察没前途了吗?我早就说了,我司楼下食堂卖油条的都比你们队长工资高。”


“喂,110吗?我捡了个老大爷,好像快不行了,怎么交公?”


“另外, 鉴于您已经老糊涂了,我提醒骆队一下,现在是周六傍晚六点整,无论日期还是时间,都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哥,即使是自愿加班,别人也应该对你付出的辛苦表达感激,这不是起码的礼貌吗?忘记周末、忘记下班时间的老板都是垃圾,我觉得这种人恶劣程度仅次于忘记发工资的——幸亏你工资不是他发。”


“骆队,麻烦你一把年纪就别装纯了,你不知道长时间盯着人对视这种行为,通常是在索吻吗?”


“骆队,你能从晚期智人的状态里稍微往文明人方面进化一点吗?”


“当然,对中老年人来说可能确实是有点刺激。”


“关爱孤寡老人,人人有责。啧,漫漫长夜,跟猫作伴,想想都觉得凄凉。”


“前面路口左……你开过了,大爷,您老人家会看导航吗?”


“不能,不过买都买不起的痛苦显然更表层一点。”


“我没事为什么要去猜一张书签的密码?”


“……老大爷,干什么?”






——林静恒




“我脑子里没那么多地方堆废品。”


“一点是指八公斤吗?你的名字在兰斯博士的名单上,我详细调查过你们每个人的档案,确实没多少,一只烤乳猪的重量而已。”


“都三年级了,实操过程中精神力上下浮动超过10%,你们老师没告诉过你,考试之前要先把脑子里的弹簧卸了吗?”


“你的武器库不是被击中的,当时只是被扫了个边,从过热到爆炸,中间应该有五秒预警,为什么不及时卸载?这么会过日子,是不是要我给你颁个艰苦朴素奖?三号……”


“唔,是么,我还以为叫‘一百个星空小故事’。你基础不牢,操作意识约等于没有,一被围攻就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为什么不扎实学你该学的,要去生搬硬套那些经典战例里的极端操作?爬都不利索,你就想马拉松,战场上死得最快的不是精神网都铺不出去的废物,就是你这种喜欢耍小聪明的。”


......




(林将军花式损人的例子实在太多啦,之前不完全整理过一篇《将军语录》。为了不重复内容,以上仅选取了番外篇里的例子。)






魏谦教你如何诙谐幽默地埋汰别人......以及自己的形象。


三胖:“......”




程潜教你如何口无遮拦地挤兑别人的作妖。


严争鸣:“......”




窦寻教你如何不留情面地讥讽别人的智商。


徐西临:“......”




费渡教你如何花样百出地嘲笑别人的年纪和工资。


骆闻舟:“......”




林静恒教你如何尖酸刻薄地挖苦周围的人和人工智能。


众人:“......”



评论

热度(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