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墟

嗷嗷叫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途石头:

#盗墓笔记##嫩牛五方#
从雷城回来以后,黑瞎子发现了掌握一门集体语言的重要性,但是为了跟小哥告他黑状,我是不会把敲敲话传给他的。
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觉得发明一个新的“笑笑话”,因为声音有的时候也会有所不便,假如被敌人暗中控制,就黔驴技穷了。但是笑不一样,笑是最有辨识度的表情,即便距离很远,也可以传达信息,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暗号。
胖子对这个很赞同,说:“对对对,这回咱们不带小哥玩,务必要把张式独裁统治推翻!”
黑瞎子跟小花都是笑面,也觉得这个可行,于是我们研究了一系列的代号,例如“大大的笑容”表示安全,“苦笑”代表有难题,“冷笑”代表有危险……等等等等。
因为每个人的笑容也不一样,我们还一起把各种笑都演练了一下,敲定了标准。闷油瓶就在一边看着这个排挤他的活动,大概在心里认为我们是一群傻逼。
之后有一次我们下斗,依然是导声的系统,孔洞里沉睡着蛇,不可以发出声音。闷油瓶下去探路,我们几个看着他,等待他的回应,闷油瓶在那处突出的岩石上扫视了一圈,转过头来,对我们露出来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经历过真正的毛骨悚然吗?
我他妈吓得差点把探照灯扔出去。

评论

热度(2536)